曾国藩称其为汉唐以来第一悍贼:英王之战

  “军兴以来,东南之乱极矣,然未有甚于安徽受祸之烈者也。”太平天国兴起后,战乱十数年,而安徽是战斗最激烈,被破坏最严重的地方,而太平天国在安徽地区的主要指挥官就是本文的主角,陈玉成。

  太平天国从广西起兵,一路势如破竹最终定 都天京。其势力主要是在中国东南部分,从战略上说,整个东南的防御格局是一个以长江和淮河为依托的多层次的防御体系。 长江纵贯东西,延绵数千里,再加上其支流,将一片辽阔的地域联系起来。淮河与长江相表里,发挥着双重的屏障作用。所以,江南又以江淮为险,而守江者莫如守淮。

  长江之守重在上下相维,淮河之守重在内外呼应。 但凡定都南京的政权必须要确保的有襄阳,武汉,九江和安庆。以固上下游之势;守江以治内,备淮以治外,表淮而里江。

  北据山东以固淮泗上游,西保荆襄以固长江上游,是为保据东南者的最好态势。 但是随着太平军北伐的失败,北据山东的战略目标是无法实现了。

  到了1858年,清军已经接连攻克武汉,九江等长江重镇,湘军水师已经可以纵横长江往来运输兵勇粮饷枪弹控制了战场上的主动权。

  现在清军的目标只有安庆,打下了安庆,整个长江就全部打通了,清军就可以直下天京。曾国藩,胡林翼和左宗棠三位大清重臣也都是这么认为的。清军都兴阿,李续宾带领精锐1万人开始进军安全。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局势突然发生了变化。

  安徽省会庐州丢了,原来太平军前军主将陈玉成突然率军出现,杀死知府击溃万名夺取庐州。

  此时浙江的清军也发生了崩溃。太平军后军主将李秀成与前军主将陈玉成联合大军攻击清军江北大营,首战就在乌衣击毙清军4000名,次战大败清军名将冯子材,冯子材的5000清军只逃回300多人。随后太平军直接突破江北大营,阵斩副都统乌尔恭额,召斐音保等10000多清军。随后太平军乘胜追击连下扬州,天长,仪征,六合等各城。

  现在慌了神的咸丰皇帝赶紧直接下诏命令前线的李续宾赶快去庐州。攻克九江的浙江布政使李续宾是清军著名的战将级人物,可是就让他带领8000士兵就一路攻击前进,深入太平军势力范围,也确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李续宾不愧名将的称号,以8000湘军行军400里,连续收复安徽太湖,潜山,桐城等各县。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经过几百里长途行军作战,部队已经非常疲惫,而且直到现在都只是与小股太平军作战,并没有遇到太平军野战军团,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太平军主力军团就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那么现在是就地休整,等待援军,再考虑进一步的行动。还是军锋不可顿,以奇兵出击,直下庐州。最后曾国藩的六弟曾国华坚定了李续宾继续前进的想法。富贵险中求,大军继续向前拿下前边的三河镇,后进军80里外的庐州,建立一个让人震惊的大功。

  三河镇是一座交通要冲型小城,太平军前军主将陈玉成在3年前就已经在这里修筑城防。上万民工拆掉附近几乎所有的寺庙,牌坊,墓碑和砖墙,拿走了几乎所有石磙,石臼,石门槛用来修筑9座碉堡和城墙。太平军在三河的守将叫做吴定规,这哥们连续向陈玉成报告求援。那时陈玉成正在浙江到处追打清军,他告诉吴定规带领好他的1万守军坚守三河,等待他回军救援。

  湘军可以说是清末中国最精锐的部队,湘军选兵并不是来个人就行,一定要吃得苦,耐得劳,身体壮 实这个不用多说,湘军的训练在那个时代的中国才真正是最强的。湘军一律头扎包巾,身上腰带绑紧,兵勇不许穿软料衣服。每天早晨都要练习大刀长矛训练肉搏战,要求出刀出枪,快如闪电。(湘军几乎是整个19世纪清军唯一还有肉搏战能力的部队,其他部队大部分都是一见到白刃战,就自行奔溃了。),每日午后,还需要加练拳法刀棍。晚上练爬墙,要爬7尺高墙,练越壕,要越8尺宽大壕沟。

  操练火器方面,也用火球石子打30米外的靶子,训练鸟枪也是翻山越岭在实战性质的演练中训练枪法。每逢五逢十,都需演练连环枪法。

  练阵从最简单的三才阵,香港开特马现场直播视频w,鸳鸯阵,到一字阵,二字阵及方城阵,要求进则同进,站则同站,登山不乱,越水不杂。无论个人技艺,还是阵法,都要求一个熟字。湘军每天不间断的大量训练,辅以实战检验。

  而太平军作战的一大特点就是军旗多。太平军一军13125人,竟有656面军旗。一旦野战,就是黄旗遍野。在太平军中只有忠实勇敢的人才可以担任旗手,在战场上,每一个25个人的小队都有一面军旗旗手,他们高举大旗引导着那些入伍没几天的贫民士兵们前进,大旗在哪里,就跟到哪里,跟不上的,逃跑的,一律当场处罚。就这样一个接一个,一排接一排,像墙壁一样踏步前进。太平军的训练和武器都不好,但是组织严密,但在严酷的军纪下,打退一队又来一队,气势很吓人。

  在三河镇,李续宾虽然连续攻克了三河太平军全部9座碉堡,但是自己也损失1000多名经过仔细挑选,长期训练而成的宝贵湘军。30里外的金牛镇,太平军前军主将陈玉成的大军已经连营数十里包抄了李续宾的后路。而一周后,后军主将李秀成的大军也将抵达战场。

  胡以晃在平南山人冲宣传拜上帝教,密谋发动反清起义时,住在大黎古盘冲的胡姓人家,因为和胡以晃常有往来,也把拜上帝教的宣传引入大黎山区。西岸村旁的黑石项,新旺村背的墨砚坪,就是当年秘密敬拜上帝的场所。陈玉成是最早参加的小信徒之一。

  当初,洪秀全的信徒胡以晃在广西大藤峡宣传拜上帝教时,在黑石顶村收了一位父母早亡,由爷爷抚养长大的小男孩入教。这个小男孩就是未来的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

  三河之战时的太平军前军主将陈玉成,出生于1837年,14岁参加金田起义,成为一名童子军,清朝官员对太平军童子军的评价是“凡临阵攻城,亦惯用童子为 倡,以重子皆不畏死,无不以号叫跳跃为乐者……贼每用以为导者,使在后之贼自计童子尚威猛如此,我辈退缩,竞童子不若矣!”

  就是说太平军那些童子军临战打头阵,都不怕死,一旦开打跳跃呼号,手持刀矛毫不退缩,勇往直前,冲上来拼命砍杀突刺。以至于那些成年人组成的清军都不敢与这些童子军交战。

  所以清廷说说太平军童子军是“一心事贼,虽死不悔,临阵勇往直前,似无不一以当十”。“剧贼而外,惟此童子亦心腹之大患”。

  随后跟随太平军开始了万里大远征,身经百战。等打到天京后,陈玉成被连升8级。陈玉成本名陈丕成,天王洪秀全引古书中“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一句来为他改名,可见钟爱。

  攻克天京第2年,17岁的陈玉成带领500少年兵第一个爬上武昌城,经过近身白刃战杀败清军,打开城门,放太平军主力冲进城内。5月在随州击毙清军西安将军札拉芬。

  因战功提升为殿右三十检点,指挥后十三军和水营前四军成为独当一面的17岁大将。

  1856年, 陈玉成成为五丞相之一,当时镇江被清军团团包围,守军已经弹尽粮绝,急切的盼望援军。陈玉成单骑突破清军封锁,闯入镇江,组织守军与援军内外夹击击败清军。随后大军向外攻击,击毙江苏巡抚吉尔杭阿,大破清军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逼死钦差大臣向荣,那是太平天国最光辉的岁月。陈玉成也成为成天候。

  1857年,石达开离开天京出走,太平天国陷入了低潮,形势越发紧张,到1858年初,清钦差大臣和春,江南提督张国梁等在天京外围坚筑高垒,挖掘“万里长壕”,再建江南大营。

  到此时刻天王洪秀全大胆任命20岁的陈玉成为又正掌率,辅佐正掌率蒙得恩总理朝政,前军主将,爵位为成天义。在天京是仅次于天王洪秀全的2号人物。 1858年,陈玉成再次大破清军重新建立起来的江北大营,现在这位21岁的太平军全军总司令来到了三河镇他要全歼李续宾湘军。

  李续宾在清军 中被誉为军中两大圣人,另外一个是多隆阿。李续宾和父母双亡贫苦出身的陈玉成不同,他家环境很好,从小就身材高大,喜欢跑马射箭,还喜欢学医画地图,简直就是天生的将才。参加湘军后,更是成为湘军中首屈一指的悍将。一提起举白色军旗的李续宾,太平军有些部队都要躲。太平军重镇九江,是由天国大将林启容镇守,城内的2.5万太平军都是精锐老兵。湘军四大名将之塔齐布,罗泽南都打过九江,但是打了4年都没有攻下来。最后李续宾上去,挖地道用了15000斤炸 药炸开了太平军防御工事,随后冲进城内连杀17000多人。战后,李续宾加巡抚衔,赏赐黄马褂,现在40岁的清军名将要与21岁的太平军名将相遇了。

  太平军陈玉成,李秀成逆流而上,包抄对方后路,大胆集中所有精锐部队10万大军云集于三河镇周围,其中有阻援的,有外围包围防止清军逃跑的。而李续宾的湘军只有不到6000人,幕僚们 就劝他赶快突围,但李续宾认为“贼能战,我亦能战”,而且在附近的桐城还有留守的3000湘军呢。就是线湘军精锐也不害怕几万太平军攻击。但是当李续宾发现情况越来越不妙的时候,还是在10月9日下达了突围令,当天夜里整个三河镇周围起了大雾, 浓浓的夜幕笼罩下湘军开始突围,可是刚走出几里地就发现,周围全是太平军的营垒。陈玉成的大军在清军营垒外几里地以清军大营为中心密密麻麻修建了数十座营垒,在外面还设了多支伏兵。你就是突破包围,在外围还会被击败。

  湘军气势汹汹的把辫子盘在剃光的头上,挥舞起军旗,举起绘满可怕图纹的竹 盾,排列成连环枪阵,每层六人,以二人为一叠,三叠为一层,前一叠二人伏地放枪,第二叠二人跪地射击,第三叠二人站立射击,三叠六枪齐放。放枪完毕,每叠左右回旋到队尾,第二层六人上前一步,如前所述,开始射击。其他刀矛队掩护鸟枪手和抬枪进行根本不怕浪费火药的全速射击,震耳欲聋的前进。湘军一出来先是 击败了陈玉成的前哨部队。但是李玉成适时赶到,陈李两军发起反击。

  清晨,太平军开始晨祷,一位牧师朗读祈祷文,随后全军唱起圣歌,再唱赞美诗,赞美颂。感谢天父皇上帝,魂得升天。祈祷完毕,现在轮到降妖除魔,杀伐清妖的时间了。几万太平军在空旷的旷野上齐声高呼杀妖,声震天地,发起排山倒海的冲锋,这是太平军最精锐部队与湘军最精锐部队的交战。湘军左路游击李运络营首先发生崩溃。随后各营都抵抗不住太平军的高压进攻,相继崩溃。

  李续宾撤回营垒,转入防御。大家都知道湘军最擅长的就是筑营,每到一个地方先修筑营寨,最外层是各种拒马,中间是1-3道3米多深的壕沟,最里面是2米多高 的围墙,围墙厚度可达3米,人可以站在子墙上向外射击。如果按照平时的做法,太平军不会很快打破湘军的防御,毕竟太平军也没有什么大炮,无法一下就轰开土墙。

  但是这次湘军夜雾出击,遭到太平军野地白刃战重创,整个组织混乱,伤亡太大,结果被陈玉成追上来一下子就打破了湘军7座堡垒,截断湘军河提。

  当全副红黄两色装束,包着头巾的太平军冲进湘军中军大营后,白刃战立刻爆发。李续宾在生还无望的情况下自尽身亡,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被太平军阵斩。残余湘军在坚守2天以后,于11月18日,被太平军突破营垒。至此湘军最强的两大头牌中的一个李续宾部遭到了全歼性打击。

  胡林翼哀叹道:“三河败溃之后,元气尽伤,四年纠合之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士,亦凋丧殆尽“。“敞邑弁勇,自三河败后,元气大伤。虽多方抚慰,而较之昔日之锋锐,究为减色”。

  三河战后,陈玉成,李秀成大军会师进发,一路击破清军,直到太湖才遭到清军多隆啊的马队冲击被暂时遏制住。但是清军在安徽的形势仍然紧迫,清廷下诏征调吉林,黑龙江,绥远,察哈尔,布哈特马队以及陕甘直隶步兵一万多人迅速南下阻挡住陈玉成的攻势。

  3月8日,陈玉成冲进庐州地区,阵斩前署安徽巡抚李孟群,3月26日再斩清军总兵柏山,4月5日斩知府颜怀忠,4月7日击破清军大帅胜保的马队。

  4月15日,陈玉成,李秀成大军与清军提督张国梁,总兵周天培,李若珠,熊天喜发生大会战,一举攻破清军20里长墙防线。随后陈玉成更是纵横驰骋,连续与清 军交战,斩提督德安,击溃李世忠,打败副都统富明阿,总兵张玉良,击败侍卫穆腾阿,总兵张得胜。一直到10月,11月,更是重创清军福建提督李若珠,斩杀湖北提督周天培。随后将上演的是陈玉成,李秀成二破江南大营的戏码。掀起了太平天国运动的第2次高峰。

  曾国藩感叹年轻的陈玉成道:自汉唐以来,未有如此贼之悍者!其实陈玉成本人并不是一个只会持刀砍人的粗鲁武将,而是一个很文雅的人,脸上绝无杀气,侃侃而淡,令人神往。

  经过1858年一整年无休止的征战,到1859年初,太平天国基本暂时扭转了自从石达开出走,杨秀清被杀后的混乱局面。天王洪秀全对陈玉成,李秀成的表现非常满意,下诏封22岁的陈玉成为英王,36岁的李秀成为忠王。